小布網-一個值得你關注的自媒體平臺

當前位置:主頁 > 雜談 >

獲得平安與快樂的第一個法則:選擇正確的思想!

創世紀中,上天賜予人類統治大地的權力,這是一份偉大的賜予,我卻對這種偉大的權力沒有什么興趣。我只希望能統治我自己——控制自己的想法,克服自己的恐懼,控制我的心智與精神。

人生的平安與喜樂,不是因為我們身在何處,或在做什么,或我們是誰,完全只是由我們的心境所定。

幾年前,我曾讀到過詹姆斯·艾倫所著的《思想的力量》一書,這本書對我的人生有著深遠的影響。書中有這樣一段話:“如果改變對事與人的看法,事與人就對他發生改變……如果一個人的想法有激烈的改變,他會驚訝地發現生活中,自己的狀況也有急速的變化。人的內心都有一份神奇的力量,那就是自我……所有的人都是自己思想的產物……人提升了自己的思想,才能上進、克服并完成某些事:拒絕提升思想的人只能停留在悲慘的深淵中。”

幾年前,有人問我:“你一生中令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?”這很容易回答。

迄今為止,令我感受最深的是——人的思想的重要性。如果我了解你的思想,我當然就了解你這個人。我們的思想造就了我們這個人:我們的態度決定了我們的命運。

我現在百分百確信,我們所需面對的最大問題——事實上,幾乎也是我們所需面對的唯一問題就是——選擇正確的思想。如果我們能夠做到,就已經走上解決問題的捷徑。

馬卡斯·奧理歐斯,不但是統治羅馬的皇帝,同時也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,他只用了一句話就涵蓋了人生——這也是決定人類命運的一句話——“思想決定一生”。

諾曼·皮埃爾說:“你所認識的,并做真正的你;反倒是你怎么想,你就是什么樣的人。”如果思想是快樂的,我們當然就是快樂的:如果想得凄慘,我們就會凄慘:有恐懼的想法,就會產生恐俱:病態的思想真的會令人生病:想到的如果是失敗,我們就注定會失敗:如果總是自憐,人人都將唯恐避之不及。

獲得平安與快樂的第一個法則:選擇正確的思想!

不要認為我是在宣揚天真的樂觀主義,人生還不至于那么單純。我只是提倡以積極的態度代替消極。換句話說,我們應該關心自己的問題,而非只是憂慮。這兩者之間有什么差別嗎?每次我走在紐約街道洶涌的人流中,我都很注意安全,但并不擔憂。人生同樣如此,關鍵是要認清問題,并冷靜地采取步驟處理它:而憂慮只是慌亂地兜圈子。

眼前的挫折并不妨礙你仍然昂首闊步,正常度日。勞維爾·托姆斯就是這樣。我很榮幸認識他并推薦過他的影片。他與助手們起碼到過六處戰場拍攝紀實片,其中包括艾倫比征服圣地的影片。他以“巴勒斯坦的艾倫比與阿拉伯的勞倫斯”為主題的演講,在倫敦及世界各地都引起了轟動。倫敦的歌劇旺季因他而延后6周,好讓他繼續在皇家歌劇院娓娓敘述他驚心動魄的故事并展示影片。之后,他又攜影片在世界各國連連掀起一場場轟動。后來,他又花了一年的時間在印度與阿富汗拍攝紀錄片。但這時不幸的事卻接踵而來,最不可能的事發生了:他在倫敦宣告破產,當時我跟他在一起,我記得我們只能在一起吃頓便宜的晚餐——如果不是托姆斯去向一位朋友借了點錢,我們連那一頓飯也吃不起。我想說的是:勞維爾·托姆斯在巨大的債務與挫折下,也只是關心他自己的問題,而并非真正的憂慮。他知道如果被擊倒,對任何人他都將一文不值,包括他的債權人在內。每天早晨出門前,他一定會提醒自己抬頭挺胸。他積極,有勇氣,拒絕被挫折擊倒。對他來說,挫折是人生的一部分!如果你要達到成功的巔峰,這將是一種有意義的磨煉。

關于心理狀況對我們的生理能力的影響,英國著名心理學家弗萊德做過一次有關的實驗,他后來對我說:“我請來三個人,對他們測試心理對生理的影響,我們用測力計來測量。”

他請他們雙手用力握住測力計,在3種不同的情況下做以對比。在正常清醒的狀況下,他們平均抓力為101磅。當他們被催眠,并告訴他們都很虛弱時,就只有29磅的抓力了——只有正常體力的1/3(3人中有一個是拳擊冠軍,在催眠中告知他現在很虛弱后,他便覺得自己的手臂很瘦弱,像嬰兒一樣)。

第二次催眠后,他告訴他們,他們都非常強壯。這時他們的平均抓力可達142磅。也就是說,當他們心中充滿積極有力的思想時,每人平均都提升了近百分之50%的體力。

心理的力量真是不容忽視。舉個例子來說,因為思想的力量而改變的奇妙事件,就發生在我的一個學員身上。他精神崩潰過,原因就是憂慮。

這個學員告訴我:“我擔心每一件事,我擔心自己太瘦,擔心自己掉頭發,擔心永遠沒錢成家,我想我當不了一位好父親,我怕失去我想娶的女友,我擔心過得不夠好,我擔心別人對我的印象。我內心深處的壓力不斷地在增加,像個沒有安全閥的壓力鍋。最后,當壓力大到我再也無法承受時,終于爆發了。如果你精神崩潰過……不過希望你永遠沒有過,任何生理上的病痛都不能與心理上的痛苦相提并論。”

“我當時的情況極為嚴重,甚至與家人都無法正常交流。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,我的內心充滿了恐懼,一點小小的聲音都會令我驚跳起來。我逃避所有的人,無緣無故的,我就可以號啕大哭一場。”

“對于我來說,每一天都是煎熬,我覺得所有的人都遺棄了我——甚至包括上帝,我很想投河了此余生。”

“后來我決定到佛羅里達,希望換個環境會有所幫助。我下火車時,我父親交給我一封信,告訴我到了那里才能打開來看。我到佛羅里達時正是旅游觀光的旺季,由于定不到房間,我就租了車房。我到邁阿密去找工作,但沒找到。于是我就整天在海灘上消磨時間,但感覺比在家里的時候還慘。”

“我打開信封想看看父親說些什么。紙條上寫著:‘孩子,你已離家一千五百里,不過并沒有什么改變,對嗎?我知道,因為你把你的煩惱也帶去了,那煩惱就是你自己。你的身心都很健康,打敗你的不是你所遭遇的各種事情,而是你對這些事情的想法。一個人的想法將決定他是個什么樣的人。當你想通了這一點,孩子,就回家來吧!因為你必已康復。’”

“父親的這封信把我惹火了,我不想得到任何指示。我氣得當時就決定絕不再回家。當天晚上我在邁阿密街頭游蕩時,經過一座教堂,里面正在做彌撒。反正無處可去,我就進去了,正聽到有人念道:‘戰勝自己的心靈比攻占一個城市還要偉大。’”

我坐在天主的圣殿里,聽著跟我父親信上所寫的同樣的道理,這些力量終于掃除了我心中的許多困擾。這一生我第一次神清氣爽。我發現自己愚不可及,認清自己后,使我吃了一驚,原來我一直想改變整個世界及其中的每一個人——其實,唯一需要改變的只是我的想法罷了:

“第二天一早,我就收拾行李,打道回府了。一周后,我又回到了工作崗位上。四個月后,我娶了那位我一直怕會失去的女友。現在我們已經是有著五個孩子的快樂家庭。在物質與精神兩方面,我都受到眷顧。精神狀況不佳的那段時間,我擔任晚班工頭,是個只有18個人的小部門。現在,我在卡通公司任主管,轄下有50多位員工。人生越來越富足。我知道自己已掌握人生的真諦。即使有時會有一些不安的情緒,我會告訴又該自我調整了,于是又能平安無事。”

“我得承認我很幸運有過崩潰的經驗,因為那次的痛苦使我發現思想的力量竟然比其他的力量都大得多。一旦我真正體會到這一點,我就治愈了內心的頑疾,而且永不再犯。”

“我現在深信,我們由人生體會到心靈的平安與喜樂,不是因為我們身在何處,或在做什么,或我們是誰,完全是由我們的心理態度所決定。外在的環境實在作用有限。”

史考特是第一個抵達南極的英國人,他們探險的回程幾乎是人類所經歷到的最嚴酷的考驗。他們斷了糧,燃料也沒有了。他們寸步難行,吹過極地的狂風已肆虐了十一個晝夜,風力強大到可以切斷南極冰崖。史考特一隊人知道自己已不可能再活著回去,他們原先準備了一些鴉片以應付這種形勢。因為一劑鴉片便可以叫大家躺下,進入夢鄉,不再蘇醒。可是他們沒有這么做,反而是在歡唱中去世。我們之所以知道,是因為八個月后,一支搜索隊找到了他們,并從他們冰凍的遺體中發現了一封告別信,信上是這么寫的:“如果我們擁有勇氣與平靜的思想,我們就能坐在自己棺木上還能欣賞風景,在饑寒交迫時還能縱情歡唱。”

失明的彌爾頓在三百年前就發現了同樣的真理:“心靈,是它自己的殿堂:它可成為地獄中的天堂,也可成為天堂中的地獄。”

拿破侖與海倫·凱勒都是彌爾頓的最佳詮釋者。集榮耀、權力、富貴于一身的拿破侖有一次說道:“在我的生命中,找不到一天快樂的日子。”而既聾又啞的海倫·凱勒卻說:“我發現人生是如此美妙!”

威廉-詹姆斯是實用心理學的頂尖大師,他曾有過這樣的描述:“行動似乎在跟著感覺走,其實行動與感覺是并行的,大多都以意志控制行動,也就能間接控制感覺。也就是說,我們雖然不能一下決心就立即改變情緒,但是我們確實可以做到改變行動。當我們改變行動時就自動改變感覺。如果你不開心,那么,能使自己開心的唯一辦法就是開心地坐直身體,并裝作很開心的樣子說話及行動。”

這簡單的小魔法真有效嗎?你自己去試試看吧!先在你的臉上堆起一個真正的微笑,放松肩膀,平緩的深吸一口氣,再唱首歌。如果不會唱,就吹口哨,不會吹口哨的,輕聲哼哼也行。很快的,你就會明白威廉·詹姆斯的意思——如果你的行為散發的是快樂,就不可能在心理上保持憂郁。

我認識一位加州女士,如果知道這個小秘密,24小時內就能清除她心中的困擾。她是位寡婦——我承認這實在很悲哀。她是否能做出快樂的樣子呢?

當然沒有,如果你向她問好,她會說:“呃,我還好啊”——但是她臉上的表情及聲音都表示:“噢!老天哪!你看我這人多么倒霉啊!”她幾乎在責備你在她面前太快樂了。其實,比她不幸的婦女還多得很,她丈夫遺留給她的保險金足夠她過一輩子,她已成家的子女也給了她一個家。但是我很少看到她笑,她抱怨她的3位女婿小氣自私——雖然她每次都在他們家里住上好幾個月。她又埋怨女兒從來不送她禮物——雖然她把錢守得死緊,她堅持“為了我自己養老!”

她實在是自欺欺人。非如此不可嗎?最遺憾的正是這一點——她完全可以把自己從不幸、痛苦的老婦改變為家中受尊敬愛戴的慈祥長者——只要她愿意改變。所有這些改變只要從一個行動開始,就是做出開心的樣子,做出可以付出一點愛心的樣子——而不是徘徊在自己痛苦的深淵中。

殷格樂先生因為發現了這個秘密而能活到今天。殷格樂先生十年前得了猩紅熱,康復后卻發現自己并發有腎炎。他遍訪各地名醫,偏方也都試過,但卻都醫治不好。不久,他的血壓也升了上去。他去看醫生,醫生告訴他,他的病情很危險,讓他最好先安排好后事。

他說:“我回到家,查了我的保險都還有效,我便陷入了消沉。我把每個人都弄得不痛快。我們全家一片愁云慘霧,我陷入其中不能自拔。過了一個禮拜自怨自艾的日子后,我對自己說:‘你簡直像個傻瓜!你可能一年內都死不了,為什么不讓眼前的日子好過點呢?’”

“我于是放松緊繃的肌肉,面帶微笑,做出一切正常的模樣。我得承認,開始都是裝出來的——不過我一直在強迫自己開心,結果不但對我的家人有益,更幫助了我自己。首先我發現,我開始感覺好些了——簡直像假裝的一樣好,情況越來越好,直到今天——過了我的死期好多個月,我不但開心、健康地活著,連血壓也降了下來!我能確定的是:如果我一直讓‘快死了’的想法縈繞心中,醫生的預測一定不會錯的。相反的,我讓自己的身體有機會自愈,完全是因為我的態度改變了。”

讓我問你一個問題:“如果只要想得開心積極,就能救回這個人的生命,我們何必還要為一點芝麻小事去操心呢?如果只要裝作開心就能創造快樂,又何必讓自己及周圍的人難過呢?”

這就是獲得平安與快樂的第一個法則:

選擇正確的思想。

  • 上一篇:孩子成績不好的話,家長應該怎么鼓勵?
  • 下一篇:遇到事情以后能釋懷,你的人生才自在!
  • 猜你喜歡


    商務合作

    • 微信公眾號
    • QQ交流1群
    • 手機版訪問
    站內信 官方群 客服 二維碼 返回頂部
    lpl竞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