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布網-一個值得你關注的自媒體平臺

當前位置:主頁 > 娛樂 >

迪麗熱巴想靠炒cp大火,恐怕有點難吧!

今天我們來說說,愛炒cp的迪麗熱巴。“陸地cp”這個名字聽起來熟悉嗎?對啊,就是前幾年某綜藝里面的鹿晗和熱巴的大熱cp,按道理說,這個cp是早就沒了熱度的,可姑婆為什么會提起呢?

原因是今天姑婆在看論壇的時候,有帖子提了陸地cp現在都還是依然高樓熱議,由此,在這個帖子里發生了鹿晗家和熱巴家的粉絲大戰。鹿晗粉絲說自家被吸血,迪麗熱巴粉絲說在熱巴去跑男之前鹿晗根本沒有存在感……

反正就是大熱cp已經過了這么久,鹿晗作為曾經的“頂流”那時候的流量確實大于熱巴,要說那時候熱巴的名氣是他帶起來的,也可以這么理解。只是后來鹿晗粉絲覺得熱巴捆綁得太緊才是主要問題,特別是后來鹿晗官宣關曉彤的那條朋友圈評論里,楊穎說的話才是重點“你終于可以曬女友了”,透露出鹿晗確實忍了很久了。

其實要說起陸地cp的炒作吧,首先節目組是脫不了關系的,大鍋肯定是節目組背。雖說節目組是把原版的韓國節目版權買下來了的,但買下來還真是一點心意都沒有,處處模仿。

比如原版節目里面大火的這對“周一情侶”,他們應該是綜藝cp的鼻祖了吧?

中版的節目起始一季是沒有熱巴和鹿晗的,為了到達節目效果呢,節目組就找了一堆相對年輕的男女炒作。

那就是鄭愷和楊穎,當時甚至還讓觀眾一度認為楊穎要和綠大暗離婚了吧??(不過節目組拿這種有主的女性來炒作也是有些無良啊)

那時候鄭愷和楊穎在節目中也是愛撒糖,不過這個節目的cp好像還真是逃不過“本尊親手拆cp”的命。

迪麗熱巴

后來楊穎和綠大暗結婚,還懷孕了,這才讓cp粉的夢徹底破滅,同時也就促成了后來的陸地cp。

新一季節目開始后鹿晗就像護花使者一樣,隨時保護著熱巴,而這對CP也給粉絲與觀眾送上了不少狗糧。像什么鹿晗給迪麗熱巴吃西瓜,“摸頭殺”、“捧臉殺”等等。

不過,這點招來了很多非議,什么節目組強行加花字炒作,羅曼蒂克的小粉紅畫框呀,強行炒作真是尷尬透了。

特別是在這個測試心率的環節,說句實話,觀眾看到兩人一百以上的心率,真假還真說不清,節目組后期想怎么打就怎么打。可是鄧超的一些下意識做出的表情,就完全出賣了兩人的強行炒cp。真的是太尷尬了..............鄧超滿臉的尷尬直接透出屏幕了我的天。

對了,除了鄧超無意間的尷尬之外,還有鄭愷在其他訪談中提到自己對陸地cp的看法。這就差直接說明陸地cp就是節目效果了吧。

連隊友都強勢拆cp的這個勁頭,觀眾也不是傻子,氣氛太尬,強行粉紅的套路可能觀眾從第一季的鄭愷和楊穎就看出來了吧。可節目組依舊是不死心,在節目中給兩人安排的劇情是越來越多,除了鹿晗給熱巴描眉化妝的情節之外。甚至還出現了這樣的親密動作............我要是關曉彤看了都得炸吧。

好景不長的是,沒過多久鹿晗就沉不住氣的公開了和關曉彤的戀情。這也就意味著,本尊拆cp,cp哪來的活路?或許是炒cp的甜頭嘗得太多,其實鹿晗還不是熱巴的第一個cp對象,看看網友對熱巴的評價就知道了。要是闞清子的代表作是“談戀愛”,那熱巴的代表作就肯定是“炒cp”了。

迪麗熱巴

曾在《古劍奇譚》中,作為配角的熱巴,卻能硬生生的和大西轟陳偉霆綁一起,之后還有兩個人在一起的新聞,原因是迪麗熱巴只身去看陳偉霆演唱會了。熱巴一個人去看就算了,可當時又有好多狗仔跟拍,于是就有了傳聞說是熱巴自己帶狗仔過去拍,目的就是炒作。

后來熱巴又和羅晉合作《克拉戀人》的時候,炒起了兩人的cp,還別說,這對的熱度甚至超過了女一男一。可無奈這對cp熱度再怎么高,也比不上唐嫣和羅晉的假戲真做。

在楊冪帶飛整個嘉行的同時,熱巴也是楊冪和公司培養的苗子,所以在《三生三世》大火的時候,熱巴和高偉光的cp也迅速走紅。此時名聲大作的熱巴也順勢擠走了嘉行培養的第一女演員,李溪芮。

這么看來,熱巴是炒cp起步,炒cp成名,最后炒cp大火,不過也可以說,她最后也黑在炒cp上。畢竟除了以上我說的幾位男演員外,熱巴還分別和張彬彬還有鄧倫炒過cp。

只是和鄧倫這一對吧,有了鄧倫和李沁的《爸爸去哪兒》“前車之鑒”,熱巴和鄧倫的cp感一點不及李沁和鄧倫。不管是男明星還是女明星吧,炒過的cp太多就老是給人一種“渣女渣男”的感覺,讓觀眾覺得他的對象更新換代也太快了吧???

  • 上一篇:吳京黑粉太多,《攀登者》盡管路人二刷三刷,始終沒能提升排片量!
  • 下一篇:電視劇《在遠方》這部劇中,路曉歐人設引熱議!
  • 猜你喜歡


    商務合作

    • 微信公眾號
    • QQ交流1群
    • 手機版訪問
    站內信 官方群 客服 二維碼 返回頂部
    lpl竞猜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